主页> 励志书籍> 从“果子狸肉可以吃”说起:儿童科普为何乱象丛生?

从“果子狸肉可以吃”说起:儿童科普为何乱象丛生?

励志人生网 2020-02-28 12:53 励志书籍 83次

  原标题:从“果子狸肉可以吃”说起:儿童科普,为何乱象丛生?

  2月24日下午,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十六次会议表决通过了《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全面禁止非法野生动物交易、革除滥食野生动物陋习、切实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健康安全的决定》。而就在前不久,武汉大学出版社出版的科普童书《动物小百科》中因为有食用野生动物的内容引发了不少争议。

从“果子狸肉可以吃”说起:儿童科普为何乱象丛生?

  《动物小百科》中《果子狸》一文,称果子狸的肉可以吃。目前该图书已下架。 新京报受访者供图

  争议来源于书中这样一段表述:“果子狸全身都是宝,它们的肉可以吃,脂肪是化妆品生产中难得的高级原料,可以医治烫伤,皮毛可做皮手套,尾毛和针毛可制成毛笔和画笔……”据此,武汉大学出版社回应称,《动物小百科》确实存在不当表述,已第一时间通知全国各销售网点全面下架该书。

  在科普童书出版市场上,这样的错误或不严谨之处并不罕见。为何会出现这样的问题?做好儿童科普图书,难点在哪儿?对于科普类童书,业内人士又有何推荐?书评君采访了两位致力于儿童科普创作的学者——古生物学家苗德岁和儿童科普作家、摄影师郝夏宁,儿童科普杂志《少年时》和《科普时报》的总编,以及几位长期制作儿童科普内容的出版社编辑,共同讨论了此次事件,以及有关儿童科普的诸多问题。

  采写 | 杨司奇

  如果没有这次疫情,这本《动物小百科》会在市场上流通多久?等到疫情结束之后,是否会有第二本类似的童书出现?而这样的科普童书又会在潜意识里影响多少孩子?这些都是值得提出的问题。

  据悉,该书已出版多年,并曾在2017年再次印刷,距离2003年SARS疫情不过十几年。而这样的童书反复出版,是否表明,这不仅仅是一本书的问题?

  其实早在2016年,就曾发生过一起科普书中出现大量错误的出版事故。人民邮电出版社在2015年3月出版的《常见动物识别图鉴》一书中存在多处错误,例如金丝猴的配图中出现松鼠猴的图片,海象图片为PS图,象鼻虫的配图实则为龙眼鸡等等,当时这本图书也进行了全面召回处理。

  “儿童武汉书”现象指的是什么?

  “儿童武汉书”,是图书电商在打假过程中,对于合法但品质低劣童书的一种称呼。武汉大学出版社的《动物小百科》问题再次激活了这一曾经的热门议题。

  童书市场十多年来的稳定增长,吸引了大量出版资源向童书倾斜。为追逐利润粗制滥造的科普童书进入市场,导致市场鱼龙混杂,甚至劣币驱逐良币,这样的劣质童书毒害青少年,破坏市场环境,应该引起监管部门的注意、创作者和出版方的警醒。

  科普童书乱象,暴露了什么问题?

  谈及《动物小百科》中的表述,《科普时报》总编辑、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常务副秘书长尹传红表示“非常惊讶,思想观念仿佛倒回了数十年前。”他回忆,在自己的少年时代,孩子们读过的所有关于动物的介绍文章,甚至于某些字典中,几乎都有类似这样描述动物“功用”的字句。在人们的潜意识和真认识里,野生动物与供人类食用的驯化动物都属动物,只是生活环境和被“利用”程度不同而已;能尝到“野味”被视为高级享受,许多人也以拥有由珍贵动物皮毛制成的衣物为荣。“那时人们对自然的认识还比较肤浅,生态意识普遍匮乏。但是,在今天这个科技高度发达的信息时代,在国家正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、促进人与自然环境和谐发展的新阶段,一本面向公众的‘百科’读物还出现这样的表述,这无论如何都是不合适的。创作者的世界观、价值观出了问题,编者、出版者又没能把好关,面对众多小读者,社会责任体现在哪里?这是一次值得记取的教训。”

  这一问题暴露了科普童书领域长久以来的乱象。而乱象源自当下科普童书创作的普遍困境。古生物学家苗德岁分析:“长期以来,由于科普书籍在国内不被视为科研工作者的成果,不仅对升职没有帮助,有时反而会被看成是‘不务正业’。加之,稿酬或版税相对较低,因此认真写作科普书籍的经济回报也不高。如果缺乏情怀的话,科学家很少会问津科普童书的创作。这就给比较低劣的书籍进入市场提供了机会。国内外的经验都表明,优秀的科普童书主要还是出自科学大家之手,靠百度条目拼凑、胡编乱写的非专业人士的书稿,出版社一定要严格把关,不要轻易出版,否则就无法杜绝这类乱象。”

  另外,这也涉及出版社的社会责任问题。天地出版社编辑郭汉伟认为,儿童正处于知识积累和心理成长的关键时期,他们的日常生活和学习都将会影响自己未来的知识储备、思维逻辑甚至是人生观和世界观,所以儿童是非常需要从认知和心理上进行引导的。而这其中体现的就是出版人的把关能力和社会责任感。出版人有责任带给读者正确而且健康向上的图书,尤其是少儿科普这个领域。出版人有必要将这次事件以及类似的问题真正地重视起来,不仅仅是因为之前的SARS和这次的新冠肺炎疫情,更多的是关乎儿童的成长,关系到人类的明天。

  给孩子做科普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  我们是仅仅告诉他们一些知识,还是要启发他们看待世界的视角,分析事物的能力?或是激发他们对世界的兴趣,传递对世界、对大自然的爱呢?蒲蒲兰绘本馆的编辑李波反思得更多。“像这样的书籍的出现,原因很多,它可能不单纯是编辑或审校是否到位,更重要的可能是观念的问题,即我们是不是真正把热爱自然、关心动物这样的问题放在心上。”

  人类最初对世界的探索建立在掠夺自然的基础上。商务印书馆编辑肖诚梓认为,当我们的社会发展还处在解决温饱问题的时候,出现捕食野生动物这样的内容有其合理性,但随着社会发展,人们已经不需要依靠猎捕野生动物补充粮食,而且自然的平衡已经遭到破坏,代价已经逐渐反映到了人类自己身上,其状况从谈论环境保护的经典图书《寂静的春天》一书中就能看到。“现在我们身处21世纪的高速发展时代,身处‘生态文明’这个人类文明发展的新阶段,却还有过时的文化产物在传播。文化的更替进行得如此之慢,这才是我们所感到叹息的。”

  这次事件,从内容上所反映出来的,是人与自然关系的问题,从呈现载体上所反映出来的,是出版管控的不严谨和文化进步的滞后性,更深层的问题则是教育上的失职。

网站分类
标签列表
重庆快乐十分